2325丘八拦路

小说:天命相师 作者:鲲鹏听涛(书坊) 我要报错
  “容容?姜容容?”唐丁重复了这个名字,把她记在了心里。

  要在蓬城的数千万人口中找一个姓姜的老太太,那简直太难了。但是知道了名字,尽管是她孙女或者重孙女的名字,找起来,就容易了许多。

  只是这里并没有外界那么完善的户籍制度,要不然从电脑里搜索,就算有一千个重名的,找起来也不算是大海捞针。

  但是,现在,找人只能是大海捞针。

  最重要的是,唐丁并没有找人的时间。就是不说户籍制度,还有他通缉犯的身份。

  找人的事虽然迫切,但是据眼下的情况来看,只能暂时先放一放。

  眼下最关键的事,不是找军师,而是先带着大家找个“根据地”。

  三清大厦虽然在蓬城城里,但是可算不上根据地,这根据地可不简单,首先得自给自足,不能坐吃山空,虽然唐丁不想跟杨凤楠打持久战,但是必须要做打持久战的准备,最好找这么一块地方,唐丁可以设置个阵法,阻止外敌的进入,同时又能保证这里粮水无缺,不依靠任何人,也能保证这些人顺利的活下去。

  唐丁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出产矿盐的产地,大盐山一带。

  大盐山,有山有水,还有盐矿,这里不但可以自给自足,还可以做矿盐生意,只是现在这盐矿已经是宁夫人的地盘,唐丁如果进入大盐山,会不会跟宁夫人起纠纷?

  在瑶池仙境,唐丁只来过蓬城,而唐丁虽然在蓬城待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但是去过的地方却不多。但是这大盐山的盐矿,唐丁却是去过。

  这里确实适合作为根据地。

  只是还有个最大的问题,转移。

  要如何转移?大张旗鼓的转移,肯定是不行的。现在的三清派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三清派的一举一动,都会报告给朝廷。

  在现在的这种高压政策下,还能有多少人愿意跟着唐丁这个大龙头干,谁都说不好。而且这些人的加入,会不会混入朝廷的探子,这个谁都说不好。

  其实混入探子还是其次,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安全转移。

  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是神不知鬼不觉,或者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更好一些。

  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是目前三清派在这里的人不多,即便全部转移,也刚刚够能够自给自足的标准,毕竟过去后还是要开荒种地,那可是需要不少的劳动力。另外还有个问题,这里的“战俘”怎么办?

  杀了?似乎太可惜,而且似乎并没有多少意义。

  带着战俘一起转移?这个难度相当大,可以说难于登天。

  “你想到找人的办法了吗?”陆战天看唐丁一直默然不语,于是问道。

  “找人?哦,找人先放一放,我现在还有别的重要的事。”唐丁拍了拍陆战天的肩膀,“家里的练兵,还是交给你,我得出去探探路。”

  “探路?探什么路?”

  “我们可能过不了几天,就要大转移了。”

  陆战天听到唐丁此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里的资源虽然不少,但是总会坐吃山空。陆战天是行伍的工兵出身,按照现代的说法,属于后勤保障,部队通常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三清大厦的粮草早晚有一天会耗光,而在那个时候之前,就是三清派灭亡的时候了,这个可以阻止外人进来的阵法禁制,就是大家最好的坟墓。

  陆战天早就想过转移的事,只是这转移并不是一蹴而就,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法转移。

  陆战天提出的让唐丁找个军师,其实也是想让这个军师提出这一点,只是陆战天没有明说,虽然粮草的问题很大,但是却不是迫在眉睫。

  “需要我做什么?”陆战天急切问道。

  “你先练好兵,咱们的转移,或许需要多方同时出击,用以迷惑对方。”

  唐丁的话,陆战天的眼睛再亮,能够说出唐丁的这番话,表明唐丁心中已经早有章法,而且唐丁绝对不是个不懂兵法之人。

  “好,没问题。”陆战天痛快的答应下来。

  唐丁趁着大家还没喝完酒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再次从三清大厦的禁制中出来了。

  唐丁出来,只有陆战天知道。唐丁也不是有意瞒着大家,而是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对于外面的城卫军来说,谁也不会想到唐丁这才带着三清派骨干进了三清大厦,晚上他就从三清大厦撤离,偷偷潜了出去。

  不光城卫军将领想不到,总统领杨凤宓更想不到。

  不过杨凤宓现在是想都没空想,因为她今天犯了一件大错误,甚至可以说是连番出错,正等待着城主的责罚呢。

  杨凤宓放跑了辛辛苦苦抓住的包括大龙头唐丁在内的三清派骨干,尽管这并非是杨凤宓本意,但是毕竟人是从她这里逃跑的。

  而且还是杨凤宓亲眼看着逃跑的。

  杨凤宓为什么不亲自追上去?其实,杨凤宓是一直跟在后面的,只是杨凤宓在唐丁的手底下吃过亏,而且就是在龙虎阵这吃的亏,所以见到唐丁又摆出了这个阵法,杨凤宓从心底里胆颤。再加上比杨凤宓厉害多的两大高手燕飞雪和白甘露,都成为了唐丁的阶下囚,所以,杨凤宓根本不敢靠前。

  正是因为这些因素,杨凤宓才“眼睁睁”的看着唐丁安然回到了三清大厦。

  为此,杨凤宓正心情忐忑的等待着城主的责罚,不过城主的责罚却一直没到,这更增添杨凤宓的内心恐惧。

  现在,杨凤宓有点顾不上唐丁了。

  唐丁从三清大厦出去后,并没有连夜赶路,他先去了城中村转了一圈,发现华莹莹的族人早就撤走了,至少这里没有发生流血事件,唐丁也就放了心。

  在这拆迁已经停止的城中村,唐丁随便找了个地方,准备先在这里窝一宿,第二天再赶路。

  大盐山,唐丁去过,但是距离此地路途颇远。这个距离,唐丁不能施展陆地飞行术,因为他还要预留下充足的体力,以防止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城卫军和虎贲军。

  这个时候,坐车是最好的选择。

  坐车就得等天亮。

  唐丁熬了一夜,等到了天亮。

  唐丁随便捡了件破烂衣服,披在身上,掩饰行藏,早早的就来到了汽车站。

  大盐山,距离蓬城的距离可不近,自驾车也得将近四个小时,如果是坐车,最少要五六个小时。

  唐丁发现汽车站的安检特别严,大概是为了搜捕三清派骨干,所以才格外的严格。

  但是唐丁并不在三清派骨干的人员名单当中,城卫军下发缉捕名单的时候,唐丁正被城卫军包围着,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将他的名单上榜,更何况,三清派的骨干人员名单也太多了,数量达百人,就算是下发的缉捕名单,也没有哪个城卫军能够全部记下来,大家更多的是在滥竽充数,做做样子罢了。

  唐丁一副乡下人进城的样子,就在缉拿他的城卫军身旁,买了票,上了车,却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位衣着褴褛的“乡下人”,就是已经在蓬城创下偌大名声的三清派大龙头。

  还没到发车时间,唐丁看到一个熟人上了车。

  姚玉。

  竟然是唐丁第一天来蓬城,遇到的姚玉。

  真是太巧了。唐丁第一次坐公交车到蓬城,遇到了姚玉,这是他第二次坐公交车,又遇到了她。

  姚玉也看到了唐丁。跟唐丁看到姚玉的惊喜不同,姚玉看唐丁则是一脸的惊讶。

  显然姚玉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唐丁,而且唐丁还穿着一身太过朴素的衣衫。

  对姚玉这个在初来这个世界认识的人,唐丁其实还是心怀感激的。姚玉不但在还不认识唐丁的时候,替他付了车费,还愿意带他到自己的住所,没让唐丁露宿街头。

  不过,唐丁在后面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姚玉的消息了。

  唐丁后来也找过姚玉,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姚玉从夜归人辞职了。

  夜归人,可算是唐丁的第一个据点,也算是唐丁的产业。

  姚玉在那里干保安经理。

  随着唐丁建立四海鲲鹏帮,姚玉还在夜归人工作,但是随着唐丁越爬越高,做了三清派的大龙头,他已经很少回夜归人了,对夜归人的情况,也就不大关注了。

  后来,唐丁想起了姚玉,问起了大于姐,大于姐回复唐丁说姚玉已经不知去向。

  从那段时间以后,唐丁实在了太忙了,各种事,纷纷扰扰,唐丁确实顾不上找姚玉,所以,也就放下了。

  这次再遇见,唐丁有种喜悦感。

  唐丁招手,让姚玉坐到自己身边。

  姚玉犹豫了下,还是坐了过去。

  “你怎么从夜归人辞职了?这段时间,你去哪了?”

  唐丁的问话,让姚玉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姚玉知道唐丁不是不关心自己,他一直关切着自己。

  “我,我妈病了,我辞职回去照顾我妈。”

  “你怎么没跟我说?”

  “我想过跟你说,但是那时候你已经好长时间也不来夜归人了,我也找不到你,何况我知道你也忙。”

  唐丁点点头,自己那时候确实忙,就算姚玉来找自己,自己可以出钱、出人,但是恐怕真的抽不开时间跟她一起回去看望她妈。

  “对了,你这是要去哪?”姚玉问道。

  “我去大盐山一趟。”

  “你去那干什么?”

  唐丁还没来得及回答姚玉,就听到车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临检,都坐着被动,主动配合检查。”

  还不到发车点,车上的人也没上满。

  从车门处进来四个手按刀把的城卫军军士,上来逐个检查每个人的相貌。

  边检查,边跟她们随身带的协查名单对照。

  看得出来,这一次,搜查的相当严格,比之前唐丁在车站门口的走过场不一样。

  这些丘八边搜查边抱怨,“你说哪有这样的,还不到上班点,就把我们都召集起来,让我们严格搜查,尤其是出站的人,要一个不漏的查,真他妈。”

  “你还不知道吧,昨天发生大事了。”

  “什么大事?说说听。”

  “昨天我们抓到的所有三清派骨干,都被人救走了,我们前些日子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杨总统领也急了,如果是之前我们抓的那些人,就算城主不实物封赏所有人,最起码也会嘉奖几句,但是现在人都跑了,杨总统领根本没法跟城主交差,弄不好还会被一撸到底,杨总统领才急了,这才要求彻查,最起码要抓一部分,好将功补过。”

  “哦,这么回事啊,怪不得。”这个女丘八明白的连连点头,“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消息?”

  “我有个姐妹,正好昨天在监狱当值,她亲眼看到,亲身经历的。”

  几人的交谈,并没有窃窃私语,显然,她们也不怕人。这种事不是关系人,根本听不懂。

  虽然几人在聊天,但是并不耽误她们搜查。

  “对了,怪不得这次上峰有令,这次不只是抓确凿的缉捕名单里的人,而且那些疑似人选,也都得一并抓捕,等抓了回去再仔细斟别。”

  说着,就检查到唐丁和姚玉这里了。

  “你站起来我看。”一个丘八指着唐丁。

  “我说你们他妈的能不能快点查?本姑娘在道上混的时候,你们算什么东西。”姚玉大概认为这伙人查的太慢了,骂骂咧咧的斥责这群城卫军丘八。

  “哟,你是干啥的?这么牛叉,说说,你以前在哪混?”为首的女丘八看到姚玉,根本来不及查唐丁了,转身跟姚玉阴阳怪气的说道。

  “就不告诉你,怎么了?”姚玉知道这几人故意刁难自己,她也没准备说实话。

  “好,你可以不在这里告诉我,那么咱们就换个地方再问。”为首的女丘八一挥手,“三清派同党,带走。”

  姚玉虽然已经不干保安经理了,但是她身上有股飒爽的气质,不同于常人,主要是姚玉敢于顶撞这群丘八,所以,姚玉被当做了疑似嫌疑对象。

  “带她下车。”带队的女丘八,指着姚玉说道。

  姚玉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眼唐丁,然后很从容的站了起来。

欢迎大家访问:都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bookds.com/book/21576/2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