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孩正围坐在一张小圆桌旁,此时阳光明媚,云霞流转下,恍若几位仙子在仙境中,好不惬意,菲利克斯二人见此景,不由相视而笑。

  墨君携着菲利走近几女身旁,可她们似乎是在玩扑克游戏入迷了,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靠近一看,只见玲华和丽娜两女,颦眉微蹙,目光紧盯着桌上的牌局。

  菲利颇感有趣,瞧了瞧桌上的牌局,原来几人正在玩着勇者地下城的扑克游戏。

  勇者地下城,可以使用一副扑克也可以使用多副扑克进行游戏。

  开局前,先洗牌将牌分成3份,勇者方玩家可选择其中一份,从中选取9张想要的扑克牌,剩余牌由地下城一方玩家掌握,每次对局,地下城一方作为防守方,需要先放下三路牌,分别为左中右三路作为探险道路,每条道路分2层,每一层可以放置1-3张牌。

  在防守方的玩家布局好牌阵后,攻击方的玩家就可以选择其中的一路,进行探险,勇者方选择目标后则要在选择的路上压牌,压牌数量也是一至三张,压牌后,双方凭牌面的组合和点数判断双方胜负,胜出的一方则可以随机抽取失败一方的一张牌,成为自己的手中的牌。

  攻击方必须击破其中一路的牌阵方可进入下一轮,每一个牌阵只能攻击一次,如果第一层的牌阵攻击失败是无法攻击第二层的牌阵的,每轮中攻击方只能失败两次,超过两次则此轮结束,由防守方继续重新布阵。而若攻击方能够成功突破2层的牌阵,则还能额外再抽取一张牌作为奖励。

  胜负规则是:鬼牌为绝杀牌,可以无视所有组合与杂牌,然后同花大于顺子,顺子大于对子,对子大于同花,三条的话则判为是对子,以上几种组合都比杂牌大,比拼中若双方牌型相同的话,则以总点数和花色判胜负,鬼牌每一局只能使用一次,使用完必须将鬼牌放入废牌区。

  这游戏,需要运气与逻辑推理能力,用来打发时间倒是不错。

  菲利发现游戏正刚刚开始,为防守的是赛琳,见她摆好了牌阵,坐在两女对面,双手托腮倚在桌上,那双灵动的碧眼一眨一眨的,似乎观察美女思考时的样子,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玲华注视着手中的牌,指尖在手中的牌间来回的游弋着,片刻指尖还是在牌面上停住了,落处正是两张Q。

  玲华檀口微张,深吸了一口气,将一对Q和梅花6从手中抽出,反手一甩,牌轻轻的压在了左路牌阵之上。

  菲利看着玲华甩出的牌,心中计较:“哦,强攻破阵吗?似乎有些冒进呀,就是怕突击失败反而被挫。”菲利心随电转,随即目光转向对面的赛琳。

  赛琳仍是一副天真的小女孩的样子,面对玲华发出的攻击,赛琳咧嘴一笑,诱人的小酒窝,小脑袋晃了晃,嘴中轻轻哼:“嗯嗯,妮子你还是太嫩了哟”,小手拿起盖在地上的3张牌一番,原来是3、4、5,正是克制玲华那对子的顺子。

  菲利摸了摸下巴,心中感觉好笑:“果然是强攻受挫,三分之一的几率都被碰上,运气确实有点差。”

  玲华双手撑着桌子,脸涨的有些微红,双眼睁的大大的,狠狠的瞪视着赛琳这家伙说道:“哼,这不过是刚开始罢了,快些抽牌”。

  “好吧”只见赛琳闭上双眼,耸了耸肩,从玲华手中的三张牌中随意的抽出一张。

  看见赛琳抽出的牌,玲华微微的呼了口气,原本紧张的脸上才恢复了笑颜,赛琳所抽中的牌正是那张单牌梅花6,影响不大,不过此刻左路攻击失败,已经被封死,无法再攻击。

  丽娜看了看自己牌,正在思考选择何种组合进行攻击。

  目前左边第一个是顺子,那中路和右路会是顺子的可能性会降低很多,是同花或者是对子可能性会比较大,可安吉丽娜又想到,赛琳的灵魂可是那个狡猾如鬼的安胖子,之前几局中就是有这样声东击西的例子存在,这使得丽娜的选择有些犯难了。

  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后,丽娜,右手挽了挽秀发,轻轻笑了笑,从手牌中拿出三张,正是一个顺子的组合,分别是9,10,J。

  “啪!”纸牌清脆的砸在了右路牌上

  菲利看了丽娜选择的组合,暗自点头道:“嗯,不错的选择,右路应该是对子或者顺子,出个点数较大的顺子是比较合适的。”

  毕竟玲华选择是随机的攻击那一路并不明确,所以这不可能安排这样的圈套,就算连续两个顺子的话,一般是不会放的太近的,应该就是放在右路上,中路这个应该是个同花,不过右路的是一对的情况会比较高。

  小赛琳,依然是一副萌死人不偿命的样子,抬起抵在唇边的,右手食指摇了摇

  覆盖的纸牌被掀开,却是一个同花牌分别是方片2,方片3,方片4,按照规则同花顺属于只算作同花,两次遇到这样的冤家牌不得不让人郁闷。

  一旁的菲利克斯看的也是直摇头:“不会吧,这小子也真会算计人哈,无论攻击的左右那一边,都会形成这样心里假象,果然很卑鄙……”

  玲华有些气鼓鼓的,说道“真是的,有没搞错!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就这样的杂牌也能赢!”

  不过此轮胜负已定,在赛琳再抽走了一张方片9之后,此轮结束,赛琳收回牌很快的就选好了牌阵,依然是每个18张牌的牌阵。

  或许是上一轮的首攻失利,进攻的两女都思考的时间不禁久了些,而赛琳这小妮子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等着对方的出牌,时而还扫了扫,菲利带回来的那柄刀。

  半刻之后,丽娜有了决定,直接甩出了一张小鬼,攻击的正是中央的通道。

  看着鬼牌,赛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翻过牌面,正是一队杂牌,方片3,红桃7,梅花6,鬼牌是必杀的,将鬼牌放在一旁的废牌区后,赛琳似乎没有盖牌让安洁莉娜盲抽的意思,笑道:“随便抽吧,喜欢那张就拿去。”

  赛琳此话一出,几人不由得陷入沉思,这小鬼头在算计啥呢?有什么目的吗?想看抽完后计算牌面?

  丽娜看了看自己的牌面,此刻还剩下7张牌,分别是方片10,方片J,方片K,红桃5,红桃6,黑桃A,方片A。

  梅花6和红桃7都是不错的选择,丽娜略微的思考一阵,还是决定选择红桃7,毕竟梅花6是之前玲华已经出过牌,两人的手中就只剩下自己手中6,对方手中已经有了三条六,即使再选出那张6对方还是有一对6的。

  丽娜选完牌后,轮到玲华攻击了,现在玲华面临的选择可以攻击其他两路的第一层,也可以攻击中路的第二层,此时的局面就更需要思考了。

  菲利也在思索着如何破局:“既然中路第一层的是杂牌,那中路第二层守护的就肯定不是杂牌了,不过3选一的组合,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会遇到克制牌?”

  而玲华的选择则是甩出了最后一张鬼牌,不过鬼牌却没有直接攻击中路第二层通关的想法,攻击的是左路的第一层。

  翻开覆盖的牌阵,发现是一个顺子,牌面正好是8,9,10,可赛琳似乎也没有盲抽的意思,仍然是让玲华随意选取其中的牌,让众人都搞不清楚赛琳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玲华将那红桃9收下后,轮到安洁莉娜进行攻击了,看来了一下目前的牌面情况,估计第二层会有三公牌的作为镇守牌,只是不知道是何种的组合。

  安吉丽娜看了一下玲华的手持的牌,分别是红桃9,黑桃Q,红桃Q,黑桃J,红桃10,梅花5,黑桃K,梅花A。

  计算了一下对方持有的三公牌可能出现的组合,全三公的话只有一个同花那就是梅花J、Q、K,不过这样的话接下来剩下的三公牌就只能凑成对子了。而作为最后一层的保证,应该会有一个同花的。

  为此安洁莉娜,猜想,既然左路是一个顺子,那应该后面第二层是顺子的可能性就会降低了,考虑到了三公牌的情况,那极有可能就是个对子,出于这样的考量,安洁莉娜选择了攻击左路,甩出的正是一个最大的对子,双A的对子。

  菲利想法和丽娜差别不大,只是菲利却认为刚才的最后的鬼牌应该直接通关,先巩固自己的实力才是上策,这样想扫荡地图获取利益最大化的话,毕竟还是有风险的。

  可牌面翻开后,几人都有些意外,第二层覆盖的牌,居然连一张三公牌都没有,就仅仅是一个567的小顺子,看着自己被抽走的黑桃A,安洁莉娜想哭的心情的都有了,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接下来的牌局让菲利看的越来越感觉诡异,除非攻击方出动鬼牌,否则,赛琳的布好的牌局,就像是会预先知道对手会出什么样的牌似的,总是以克制牌压倒性的获取胜利,

  在游戏再次重新开局时候,菲利突然的走到桌前,止住了正要出牌的玲华,说道。

  “这次,让我来试试。”此时的玲华手上的拿出正是一个顺子。

  玲华闻言点点头,输了这么多次,也想换换手试试,随即便将手中的牌递给了菲利。

  可接过牌的菲利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和看牌的意思,随手抽出几张牌就扔在了牌阵中的一路,而且似乎扔的是那一路是连看都没有看。

  众人这时候才看到菲利扔出的牌是几张杂牌,是10,8,7,而牌正好压在了右路的牌上。

  菲利甩出牌后,视线直接就朝赛琳扫去,而赛琳,亦是双眼灵光闪烁,与菲利视线相交,在两人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那,赛琳嘴角露出一个会意的微笑,点点头,示意让菲利克斯将底牌翻开,其余几人被他们两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弄得不知所以,只是静静等待两人的下一步动作。

  菲利揭开底牌,居然也是一副杂牌,不过数字是10,9,7,总点数赛琳比菲利克斯多出一点,菲利看见牌面后,先是一愣,然后双目炯炯的注视着赛琳那可爱的笑脸,有些严肃的说道。

  “你这是,已经预知了牌局做出的安排?”

  众人听见菲利克斯话,又回忆其之前的牌局来,几乎每次都是赛琳完克对手出的牌,正如菲利所说的一样,就像是赛琳早已预知了结局所做出的安排一样,心中都不由的是一惊,能够预知未来,这不是太逆天了吗?

  赛琳微笑,点点头不语。

  菲利克斯紧接着追问:“你能预知多久的事情,还是说能够无限的预测下去。”

  “嗯……”赛琳右手食指低着嘴角,抬头看着天花板,似乎在思考的样子,过了约么半分钟,“大概对多能够预测5分钟左右的结果,不过每次预测后,要重新计算很是麻烦,要花大约5分钟左右的准备时间才能再次预测。”

  “那范围呢?”

  “范围也就是能够预测自己周围10米左右的吧,超出这个范围就基本无法预测这么详细了,只能预测出事情的大概方向。”

  “你是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的能力的?”

  “半个小时前,我才发现的”

欢迎大家访问:都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bookds.com/book/4911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