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父子(三)

小说:六宫凤华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我要报错
  尹潇潇也觉头痛。

  霖哥儿素来孝顺懂事听话。怎么也没料到,父子重逢后会闹成这样。

  盛泽一脸委屈,霖哥儿也是一脸委屈。两双眼睛用同样的希冀和渴切看着她,等着她表明态度,站在谁的一边。

  尹潇潇暗叹一声,冲盛泽使了个“以后再说”的眼神,然后拉着霖哥儿的胳膊先走了。

  可气的是,霖哥儿在临走前,转头冲他来了个挑衅兼示威的眼神。

  盛泽:“……”

  这个混账小子!根本就是故意气他的吧!

  更可气的还在后面!

  往日尹潇潇隔一两日就要来一回,这一回过后,连着四五日都没见踪影。

  盛泽等得心浮气躁,却不能在人前露面,更不能去指挥使府。霖哥儿带来的几百亲兵,有不少都是他当年的亲兵旧部,他稍微露个影子,都会惹来疑心。

  没办法,只能憋着气继续等了。

  海岛上他留了心腹坐镇,且海岛位置隐蔽,附近暗礁颇多,外人想靠近海岛绝非易事。他上岸后,在泉州住下,便没再出过海。

  这两个月,部下传了两次信来,催他早日回海岛。

  他舍不得和妻子再次分离,打定主意要说服尹潇潇随他一起去海岛。可看眼前这架势,别说去海岛,就是像以前那样时常半夜相会都成了泡影。

  混账小子!

  太可恶了!

  ……

  梅芸觉得府里的气氛近来很不对劲。

  相公从早出晚归,变成了晚出早归。一日三顿饭都和婆婆一起吃,每天晚上都要在婆婆的院子里待很久才回来……说实话,母子两个虽然感情亲厚,往日也没黏糊成这样啊!

  婆婆也有些奇怪,仿佛有了为难发愁的心事,连着几日都没笑过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梅芸忍不住私下问霖哥儿:“你和婆婆是不是为什么事闹别扭了?”

  霖哥儿当然不肯承认:“没有。我和娘感情好的很,这世上,谁也不及我对我娘好!”最后一句话,尤其说得坚定有力!

  梅芸听得哭笑不得,白了一眼过去:“又没人和你抢婆婆,说得这么大声做什么!”

  霖哥儿:“……”

  媳妇啊,你不知道,确实有个厚颜无耻“死”了都不消停的要和他抢亲娘了!

  这等时候,他绝不能心软,更不能退让。不然,亲娘就真的要和“谢五”远走海外去了。

  霖哥儿憋着没吭声。

  梅芸反复追问,见霖哥儿就是不肯说,也没了法子:“罢了,你不肯说,我不问就是了。总之,不管遇到什么事,母子两个好好商量,别怄气。”

  霖哥儿点点头。

  他哪里舍得和亲娘怄气啊!

  他就是没事抹一抹眼睛说自己舍不得亲娘而已!

  对了,再顺便抹黑一下“谢五”。诸如“在海上这么多年说不定早就在海岛上娶了媳妇生了儿子现在都是装深情骗人的吧”之类。

  尹潇潇一动气要揍人,他就红眼睛装着要哭。嘴硬心软的亲娘,就这么被他哄着留在府里,几天没出去了。

  哼!

  让“谢五”着急去吧!

  “启禀世子殿下,”亲兵侍卫前来禀报:“王妃有事和殿下商议,请殿下独自前去。”

  霖哥儿和梅芸对视一眼,应了一声。

  ……

  一路上,霖哥儿打定主意,不管娘亲说什么,他都不能心软。

  信誓旦旦的霖哥儿,在见到满面愁容眉头紧锁的尹潇潇后,陡然一阵心疼,声音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娘,你愁眉苦脸的做什么?”

  尹潇潇将身边所有人都打发了出去,一脸的难以启齿:“霖哥儿,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这个月我的月事一直没来,已经迟十几日了。”

  霖哥儿:“……”

  天上一道惊雷,也不过如此!

  霖哥儿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地看了亲娘平坦的肚子一眼:“你、你该不是……该不是有了身孕吧!”

  和亲儿子讨论这等事,尹潇潇颇觉羞耻,脸上一阵滚烫,却不得不应:“我不敢确定。”

  这得请大夫来诊脉,才能确定是不是有了身孕。

  可世人皆知,闽王妃守寡十余年!若是传出有喜算怎么回事?

  不请大夫,当然更不行。尹潇潇也是快四旬的人了。这等年龄怀身孕,无疑于老蚌生珠,饮食起居都要分外小心。若是有个不慎,就会动胎气伤身……

  霖哥儿心里那个懊恼郁闷就别提了,黑着一张俊脸,挤出几个字来:“今夜我去找他。”

  如果尹潇潇真的怀孕了,显然不能在人前露面了。接下来要如何安胎养胎生孩子,一桩桩都是令人头痛的事。

  尹潇潇一脸愧疚地看着儿子:“对不起,霖哥儿。我也没料到,这把年纪了竟还会有孕。给你添麻烦让你操心,都是娘的不是。”

  霖哥儿看着满面愧色的亲娘,心里又是一软。

  罢了!

  他确实是故意怄气而已。娘和爹夫妻分别十余年,如今得以重逢相聚,自然想厮守在一起。他仗着娘对自己的疼爱,故意从中捣乱,想想也够幼稚的。

  “娘,你没有对不住我。”霖哥儿低声道:“这些年,你抚养我长大,精心教导我做人行事。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我其实就是舍不得你和他走,所以才这样闹腾。”

  “你既是有了身孕,还是和他离开泉州,去海岛上吧!到时候,我就对外宣称你病了,要在内宅养病。霆堂弟那边,我自会安抚住他。”

  “娘,你辛苦多年,现在,我和霆堂弟都长大了,有了妻儿。你也该过属于自己的人生了。”

  尹潇潇听着这番话,鼻子一酸,泪水纷纷落下。

  ……

  当夜,霖哥儿去见了盛泽。

  盛泽还没来得及摆出冷脸,霖哥儿就扔了一句过来:“我娘这个月月事迟了十几日,可能是有了身孕。”

  盛泽:“……”

  盛泽先是不敢置信,很快咧起嘴角。

  幸亏有胡须当着,不然,嘴角咧到耳边实在没眼看。

  霖哥儿抽了抽嘴角,继续说道:“娘有孕之事,不能宣扬,你带她去海岛吧!”

  :。:

欢迎大家访问:都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bookds.com/book/61552/1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