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又想出这样的法子来诬蔑春巧,试图想让春巧和她妥协,松口将春巧许配给他,卑鄙,龌龊小人。顾廷菲在心底将程子砚骂了个狗血喷头,有胆子,就连她一起发卖了。之后顾廷菲冷漠的扫视谢氏等人,搀扶着春巧起身,主仆三人一起走了。

????谢氏气的仰倒,伸手气愤的指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她们、她们。。。。。。”直接两眼一闭,昏过去了,把小谢氏和程姝吓得赶紧叫大夫,万一谢氏真有个好歹,回头没法跟成国公交代,谁让她们俩都在,难道连一个晚辈都镇压不住。其次谢氏是她们在成国公府最大的依靠,要是没了谢氏,往后的日子怕是没那么好过。

????这一夜注定无眠了,一回到屋里,春巧就跪在地上,感谢顾廷菲,望着跪在地上,紧捏着衣袖的春巧,顾廷菲心疼的走过去,蹲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轻声道:“我知道你是无辜的,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真的想好了,要嫁给明觉?”必须有问清楚了,顾廷菲觉得很有必要。

????马成岗真的成了过去,春巧能将他忘记吗?春巧猛地抬起头,坚定道:“少夫人,奴婢想好了,明觉是个好人,奴婢想嫁给他。前几日二少爷就来找过奴婢,不过奴婢拒绝了,奴婢不会嫁给他。

????不知道为何,今晚有二夫人院子的丫鬟来说,二夫人要见奴婢,让奴婢过去一趟,奴婢想都没想就跟着去了。谁也不曾想到,走到后花园,丫鬟就不见了。奴婢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人,奴婢就想着还是回来吧!没想到,这个时候二少爷扑过来,紧紧的抱着奴婢,奴婢吓得赶紧推开他,奈何二少爷的力气太大,奴婢根本就推不过他。

????在想办法,就被二夫人和姑奶奶看到了,对不起,少夫人,奴婢给你添麻烦了,都是奴婢不好,奴婢对不起少夫人。”为了她,顾廷菲跟谢氏等人闹得很不愉快,谢氏要将她发卖了,不能留在顾廷菲身边伺候她,更不能嫁给明路,对此春巧很恐惧。

????不用猜想也知道是个圈套了,顾廷菲轻拍着她的手背:“春巧,你现在什么都不用,什么都不用做,回去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等明日再说。春珠,今晚你就陪着春巧好好睡一觉,记住,凡事有我在,不会有事。”春珠忙不迭的点头应下,搀扶着春巧离开。

????巧对顾廷菲感激涕零,要不是少夫人袒护她,现在她恐怕就被发卖了。程姝和小谢氏怕是联手了,她们要对付自己,春巧不过是个幌子。

????程子砚,他既然敢算计春巧,那就必须承担后果,她顾廷菲可不是软柿子,谁人都能欺负。

????翌日清晨,李天舞借着身子不适,将李东阳请到了后宫。李东阳恭敬的给李天舞请安:“老臣见过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父女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的亲近,谁让现在的李天舞是黎国的一guó zhī mǔ。

????李天舞含笑道:“父亲,不用多礼,快些坐下,来,这是刚沏的大红袍,父亲尝一尝,味道如何?”瞧着她的神情,气色还不错,李东阳就微微放心了,他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来探望李天舞,一来是为了避嫌,二来是不想让李天舞分心,她如今有了身孕,周维不在宫里,得处处小心,外人瞧着宫里风光,可宫里的刀光剑影根本就看不到罢了。

????端起手边的茶,抿嘴喝了两口,李东阳毫不吝啬的夸赞:“好茶!”“多谢父亲夸奖,我的茶艺还是父亲教的,这是父亲的功劳。”李天舞眨眨眼。李东阳哈哈笑了起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能教养出李天舞这个黎国皇后,很是欣慰。只是可惜了,李天博英年早逝,自幼身子便弱,要不然的话,李天博和他一同在朝堂之上,必定能为李天舞撑起一片天。

????现在李东阳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身子,他若是有一日不在朝堂之上了,李天舞连同腹中的孩子如何长久的生存下去,所以为了他们,必须得好好的活下去!简单的问了江南和福建的情况,李天舞脸上的笑容满面收敛起来,严肃道:“父亲,那现在女儿该怎么做?”自从周维去了江南,她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经常做噩梦,担心周维在江南出事。

????就算他身边有高手保护着,保不齐太后和霍家的人对他动手,还有明王和湛王虎视眈眈,李天舞不赞成周维去江南,再说周维也没跟她商量,根本就轮不到她说话。李东阳略一沉吟,让李天舞以腹中的孩子为重,其他什么都不要插手。临走前,李东阳再三叮嘱,切记他的话,不要插手其他的事,腹中的孩子平安,李天舞便一世平安。

????至于霍太后则是命令霍光义,迅速启动他们的计划,霍光义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快速的离开了太后的寝宫。

????本来想今日去齐国公府找方如烟,问问齐豫的情况,如今看来还不行了。春巧的情绪很低落,就算顾廷菲说了安慰和保护她的话,还是不能改变她此刻内心的焦虑,也只能让春珠一直陪在她身边。马成岗飞快的冲到院子里,看着站在梧桐树下的顾廷菲,他慢慢走过去,低声道:“少夫人。”

????这个时候他怎么回来了?莫非为了春巧,这可能吗?当初可是马成岗拒绝了跟春巧的亲事,对他而言,春巧是个陌生人,还是心底的人,顾廷菲不想知道,谁让春巧已经决定嫁给明觉这个好人了呢!

????“你回来了。”顾廷菲平静无波的看着他,实在想不起来,还能说什么。马成岗心头一震,一得知春巧的事,他就立刻赶回来。原本想当着顾廷菲的面说要娶春巧,现在发现嘴巴根本就张不开,嗓子眼仿佛堵塞了一块棉布,难受极了。顾廷菲不知道现在马成岗的想法,两人静静的站着,就在她要离开之际。

????马成岗开口道:“少夫人,奴才想娶春巧!”总算说出口了,心里畅快多了,积压在心头的大石头落地了,紧接着便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廷菲,等着她的回答。不得不说马成岗的话的确让顾廷菲诧异,他想娶春巧,这个时候马成岗提出娶春巧,不愿意去想他的目的是什么?

????只不过顾廷菲嫣然一笑,道:“马成岗,你回来晚了,当初你既然绝对不娶春巧,这件事从今往后就别提了。春巧她已经走出来了,你不需要因为同情她便娶她,春巧已经跟我说了,她要嫁给明觉。”明觉和马成岗都是她身边的人,不希望因为春巧,关系变差。马成岗当初自己选择不娶春巧,现在再回头,已经晚了。

????没有人会停留在原地一直等着你,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顾廷菲毫不犹豫的转身回屋,留给马成岗的是冰冷的沉默,他衣袖下的双手紧紧蜷缩着,他并不怨恨顾廷菲,也不怨恨春巧。的确,当初是他拒绝娶春巧,春巧从此脸上的笑容逐渐减少。

????这次若不是出了这样的事,扪心自问,他断然不会在顾廷菲开口提出。“少夫人,请您不要告诉春巧,我今日说的话。”就在顾廷菲快要走到门口之际,身后传来马成岗清冷的声音。

????略一沉吟,顾廷菲便点点头,算是应下了,既然春巧决定嫁给明觉了,她何必去搅乱春巧平静的心房,马成岗对春巧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回到院子的马成岗,感觉浑身无力,提不起精神来,当着顾廷菲和外人的面,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慢慢的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眼角滑落两行清泪。

????当初是他不要娶春巧,现在后悔什么。顾廷菲说的很清楚,春巧要嫁给明觉了。他是程子墨身边最器重的小厮,深受顾廷菲的喜爱,春巧嫁给他,想来日子会过的很好。可惜眼下明觉不在京城,否则也不会由着程子砚回来。当然这一次他不会轻易放过程子砚,就算是成国公府的二少爷,也得为人坦然,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程子砚头疼的厉害,昨晚他的确喝了不少酒,一睁眼便是早上了,这是他屋里,怎么连伺候的丫鬟都不在,他下意识的起身,坐直了身子,揉捏着发胀的太阳穴,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准备穿好鞋子起身梳洗用膳。

????便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二少爷,奴婢可以进来吗?”声音有点儿耳熟,一时间想不起来。程子砚便淡声道:“进来吧!”得到他的应许,很快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穿着蓝色衣裳的丫鬟,曼妙的身子,脸上挂着笑意朝他一步一步走来,程子砚起初还觉得奇怪,如今定睛一看,在他屋里的不是别人,而是春巧,她怎么会出现在这?还面带笑容,莫不是春巧想通了?

????卷起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程子砚轻声道:“你怎么来了?”

????“二少爷,您怎么忘记了,真是贵人多忘事,不是您想着娶奴婢,怎么看到奴婢不高兴了,那奴婢现在就走。”春巧突然放低了声音,声音软软的,听着程子砚的心里很舒坦。

????眼尖春巧要转身离开,程子砚急忙站起身,冲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臂,道:“春巧,你别走,我没赶你走,我只是太惊讶了,你会出现在我的屋里。来,快些让我好好瞧瞧你。”春巧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前些日子没长开,最近越来越顺眼了。

????程子砚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直勾勾的盯着春巧,让她的头快要缩进脖子里去,更加让程子砚高兴,不由自主的哈哈笑了起来,打趣道:“春巧,你能想通了,我很高兴。”说着便拉着春巧的柔嫩玉手走到桌边,他硬是拉着春巧坐下,还亲自倒茶给春巧,示意她喝茶。

????春巧含笑着应下,抿嘴喝了一小口,轻声道:“多谢二少爷,春巧是个奴婢,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二少爷。”“你这是说哪里的话,你是我看上的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会娶你。你别担心那么多,安心做我的新娘子便是。”程子砚说着伸手抚摸着春巧柔软的头发,闭上眼睛闻着她身上的幽香,求人心脾,别提多高兴了。

????春巧心头一动,道:“二少爷,少夫人怕是不会同意我们的亲事,还有昨天晚上二夫人和姑奶奶她们看到奴婢跟您抱在一起,奴婢知道是您喝醉酒了,奴婢根本就不知道您会出现,要是知道的话,奴婢绝对不会出现,奴婢想找个机会,正大光明的告诉二少爷,奴婢愿意嫁给您。”

????提起昨天晚上的事,程子砚扯了扯嘴角道:“春巧,你这个傻丫头,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之前我去找大嫂提亲,要求娶你为妻,可偏偏大嫂不答应,三番五次我找你,你都没理睬我。你觉得我能坐以待毙吗?当然不能了,你是我看上的姑娘,我自然要去找二婶和姑母帮忙了,她们二话没说,一口便答应了,你知道我有多高兴。”

????“二少爷,这样说来,昨天晚上二夫人和姑奶奶会出现,是因为你们早就算好了,想让我出丑了。”春巧边说边低头擦拭眼泪,还没见到过姑娘家哭,程子砚赶忙哄着她:“春巧,你别哭了,我这不是想早点儿娶到你为妻吗?春巧,别哭了,我是真心喜欢你,真想现在就把你娶进门,春巧,别哭了,再哭眼睛就该疼了。春巧,春巧。”接过春巧手中的丝帕给她擦拭眼泪,别说现在的程子砚看来,还真的是个好男人,一心一意喜欢春巧,想着娶她进门。

????春巧抽泣道:“多谢二少爷,只是奴婢不明白,二少爷为何非奴婢不娶,奴婢身份卑微,公爷他们不会答应的。二少爷,奴婢。。。。。。”8

欢迎大家访问:都市书屋
本文地址:http://www.bookds.com/book/61564/359/